欢迎光临!今天是:
杨小强男1958年生,汉族,高级美术师。美术专业毕业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中国艺术创作院专业画家、理事、湖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、湖北省诗词学会会员、湖北省楹联学会会员、湖北清江书画院院士、宜昌市书法家协…
生平简介(1839~1915)清末民初杰出的历史地理学家、金石文字学家、目录版本学家、书法艺术家、泉币学家、藏书家。有83种著作传世,名驰中外。杨守敬,字惺吾、号邻苏,晚年自号邻苏老人,湖北省宜都市陆城镇人,1839…
 
艺术论坛
画的奥秘
作者: 日期:2011-5-11 15:23:18 人气: 标签:
画的奥妙

摘要  中青年画家绘画语言不应过早定格。同时评论家也应用客观的、发展的眼光去评价中青年画家。把绘画基础打的更扎实一些,艺术道路更宽一些,让笔性和墨趣更超然一些,才是中青年画家当前考虑的首要问题。中国画表现的是生生不息的宇宙精神,画家们是在不断地扬弃,不断地自我否定中蜕变求发展。提高艺术素养是需要终生学习和修炼,是在师古人、师今人、师造化中实现由渐悟到顿悟的飞跃。

 

    当前有一种倾向,评价一个画家或点评一幅作品,首先看他是否有个人绘画语言、绘画风貌。在这里我建议中青年画家的艺术语言不要过早定格。特别是青年画家,应从发展的角度去评判。中青年画家如过早定格自己的绘画语言,我觉得并不是好事,相反会阻碍他们绘画艺术的发展。

一、为什么中青年画家绘画语言不要过早定格

    姜宝林曾在谈艺录说过:“宁肯要不定型的变,也不要不变的定型。定型既是僵化,定型不等于个性。” 中青年画家有朝气、接受能力较强、可变数很大。从他们的作品中,应看他们的绘画基础打得怎么样、传统功力是否扎实、用笔用墨驾驭的能力、眼界是否开阔以及对事物的道德观念等,通过这些来判定他们的绘画发展空间和艺术未来。

    怎样把绘画基础打得更扎实一些,艺术道路更宽一些,让笔性和墨韵更超然一些,是中青年画家当前考虑的首要问题,而不是急于定格自己的绘画语言和艺术面貌。

    05年我在河南林州太行中国画协会(太行大峡谷),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画家,在点评作品的时候,不论面对年龄大的画家,还是面对中青年画家,或者是绘画爱好者,首先提到的是否有个人绘画语言和个人风貌。使我最难忘一次是在点评一位青年画家作品的时侯,其结果全盘否定,原因是没有个人绘画语言。我认为,他的绘画基础打的比较扎实,不仅从画面反映出他多方面的底蕴比较强,而且绘画传统的功底较深厚,人的素质也很高,可塑性较大。通过这次点评,这位年轻的画家抛弃了传统、抛弃了自然、抛弃了自我,整天闭门造车,总想创造出前所未有的绘画语言,可惜的是他到目前仍然迷茫在自我创新之中。

    特别指出,在画界占相当比例的是绘画艺术爱好者,对他们的要求和点评应当是积极鼓励的态度,过分强调他们的绘画语言未免标准过高。我们应挖掘他们潜在绘画能力,共同促进中国绘画艺术发展,创造和攀登中国画又一次高峰。

    对年轻的画家作品认真点评,或者对绘画艺术爱好者的作品点评,既要指出他们不足之处,也要看到他们可喜的地方。既要对他们负责,也要对社会负责。不能出现认识上的混乱,导致中青年画家对绘画艺术追求的迷盲。对于“拨苗助长”和“水到渠成”,我们应该取的是后者。中国画家讲究人画俱老,成名较迟。像齐白石、黄宾虹、潘天寿都是大器晚成。

    好的作品应该是艺术主题的表现,是作者感情的自然流露,是生活的体验。在这里提醒那些小有成就,初步形成自己个性面貌,然功未大成而功成身退的人,作画如印画,始终重复一种面貌,一种程式等等,难道这是自己语言吗?古今中外,举凡大家,都是在不断自我否定中蜕变求发展。变,才有生命力。变,才有发展。

    李可染先生曾说过:“新的创造是作者在大自然中发现前人没有发现的新规律,通过思维实践发展而产生新的艺术境界和表现形式……”中国画不仅是表现一山一石、一景一物,而且是一个生生不息的宇宙精神。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画家们不断地扬弃、不断的调整自我、不断的创造更大发展空间、不断地有新的认识,新的思维方式和新的表现手法,这种过程就是具备独特艺术语言的过程。随着多方面的变化,绘画语言也随之而变。基础打的越牢,艺术大厦就会建得越高,艺术语言的质量就会越好。没有厚积,哪有薄发。没有水到,哪有渠成。为此,中青年画家绘画语言不能过早定格。

 

二、艺术是在不断自我否定中蜕变求发展

    落墨为格,涉墨成趣是在不断反复实践、理论、再实践、再理论的循环,经过长期的笔墨锤炼中产生的。哲学中的一大规律,就是否定之否定,螺旋式的上升。绘画也是这个道理。随着阅历的变化,文化的积淀,社会的变迁,艺术也跟随在变,新的绘画语言也随之而诞生。画家们无论是在理论研究还是在创作实践中,对待艺术的本体是随着多方面的积累,艺术的升华和观念的改变,意境、形式、语言、笔墨会随之逐渐深化提升的。绘画语言必然就会由低级往高级发展。黄宾虹曾说他自己九十多岁才画出一些好画。可见,艺术不是一挥而就,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。齐白石八十多岁绘画又有了一个大的飞跃;张大千晚年才完成绘画的泼墨泼彩等等。要想艺术功力越来越深,道路越走越宽,必须在不断否定中蜕变求发展。

要致力于多方面的尝试,挖掘个人最大潜力,经过多次“反复”逐渐走向成熟,由一个粗浅的认识走向更深刻的认识。黄宾虹老先生一生从事美术耕耘八十个春秋。他那苍润浓重、浑厚华滋的艺术语言是一般画家所不及的。有关资料表明黄宾虹是一位早学晚熟的画家,到了七十五岁以后,他的山水作品才在笔墨上产生了奇妙的变化。晚熟的画家必有其早学的努力。晚熟决不是偶然的,这与他持之以恒的苦学精神分不开。艺术是一个不断突破、不断发展、不断创新、不断自我否定的过程。真正的艺术是有真功夫、真精神、真才学,要想把“品味”“风格”“造化”与“心源”跃于笔端和纸上等等,这一切并不是一个中青年画家可以完成。在这里我建议:对中青年画家要和老艺术家的要求标准应区分开来。

    我也是绘画的,侧重于水墨山水。虽然以前的工作专业并不是纯绘画艺术,今天我回眸过去的一切,都是为今天的绘画艺术打基础。。。。。。我的体会是每天都是新的开始,每天都是新的起步。

    造就一位具有时代性的绘画艺术家不是三年、五年、十年、二十年能实现,而是一生的、全身心地投入才能完成。成为优秀的中国艺术家必须是根植于中国文化艺术的深厚传统,是具有表达中华民族伟大精神和高度文明审美特征的。一个艺术家的成功,是否有他的独特性、是否在传统基础上开辟新的面貌、是否能载入历史被后人所继承等等一切,要经过几十年的探索,几十年的自我否定,又是几十年的各方面文化的积淀。因此,对于一个中青年画家无论是哪一方面都不够成熟,他们的绘画道路还长,还有时间、有精力去探索、去新的发现。因此在点评作品中应当看到他们的发展潜力、发展空间,而不是过早的强调他们的绘画语言是否突出。我认为中青年画家绘画语言还是不定格的好。

 

三、艺术不断提高需要终生的学习和修炼

    中国画不是简单的肖似,也不是像为喝酒而喝酒,为搞艺术而搞艺术。它具有着哲学性和社会性。我的感悟是和大部分画家一样,中国画越走越深奥,越悟越博大。随着社会一日千里的发展,人们对绘画艺术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对绘画艺术的审美也越来越强烈,学习和修炼是绘画艺术者的毕生追求。

    艺术是人类精神的意志、灵魂的塑造。作为一个成功的艺术家,不仅要从古人的作品思想论著中得到启迪,从壮美的自然景观中得到感悟,还尽可能的与当代艺术家们学习、交流、不断吸取更多的艺术思想营养,从“手中有剑 心中无剑,手中无剑 心中有剑,至到手中无剑 心中无剑,做到物我两忘”。也如庄子所言:“万物与我齐一”。物我交融,可移情感于自然万物,也可从自然万物中感悟到情,人被自然化的同时自然也被人化了。最后通过心灵的宣泄来表达一种永恒不变的真理,达到完全出自于画家的灵性和潜意识的自我发挥,我想这是一种不可超越的完美境界。为此,风格和面貌不是找出来的,也不是闭门造车硬做出来的,而是艺术家通过多年的学养与艺术实践积淀而成的。

    从渐悟到顿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。在艺术长河中如果我们为社会的艺术发展能起着促进作用,是莫大的幸福和宽慰。能像北宋范宽对景造意、写山真骨,形成密集的短直线,发明“雨点皴”“豆瓣皴”;能像元朝王蒙首创史无前例,后无续者的“牛毛皴”、“解索皴”等等,他们用毕生的精力为后人留下了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,为中国画创立了新的艺术语言符号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 师古人,师今人,师造化。师古人:荆浩、关仝、李成、范宽、李唐、马远、夏圭、郭熙、王蒙等等,每一位都是为中国画的发展起着举足轻重、不可或缺的作用,为灿烂的中国文化写下了一篇篇辉煌的历史。  师今人:吴昌硕、齐白石、黄宾虹、刘海粟、潘天寿、张大千他们都是20世纪独树一帜的一流画家,都具有着深厚的传统功力,达到了新时代中国画最高品味。有位国外的学者评论刘海粟的画“既古到了极点,又新到了极点。”  师造化:“泻胸中之丘壑,泼纸上之云山”。范宽曰:“与其师古人,不如师造化。”谈到师造化,应该用一个专题讨论,在这里就不细研究。简单地说中国画是主观与客观的结合,是天人合一自由而又严谨的画种。它既是传统又不受形体所束缚,要想突破前人,必须把目光投向大自然,深入生活,观察物态,感悟物情,妙造自然,挖掘前人所没有的东西,用真诚的心灵、用新的艺术语言塑造大自然美。自出新意,力去陈腐。视野越宽、视点越高,艺术性就越强。从量变到质变,从渐悟到顿悟,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。

    有些中青年画家确实是基础打得比较好,功力比较强,又具有现代性。他们好比艺术长跑获胜中的佼佼者,应当主动承担起继承和发展中国画历史责任,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,创造更好更有力的绘画语言。正如横山大观所说的:“艺术的修炼必须付出终身的时光”。

    以上是我一点建议:中青年画家绘画语言不应过早定格,同时评论家也应用客观的、发展的眼光去评价中青年画家。

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